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三十章 敞开心扉(二)

作品:乾路|作者:柒飞丹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10-07 14:40:42|下载:乾路TXT下载
  show_d(); 被二人叫醒后,楚河只觉浑身无力,头上星星转着圈,前胸后背都火火辣的疼痛着,呼吸都要费很大气力,更是面白如纸,没有一丝血色。

  不过,在其听了阿武的陈述后,便强忍身躯上的疼痛,毫不犹豫冲出了炼药房,漫无目标的开始寻找,凭楚河对牧凝的了解,这丫头虽是不会做什么傻事,但极可能因为心结纠结好久。

  现在牧凝的心结,就是楚河。

  在楚河心中,牧凝虽看似火辣,顽皮,但其火辣性格下掩盖的是一颗感性,敏感的内心,对诸事充满了执着,对亲情爱情都是会付出一切的女孩。

  任楚河怎么找,却也找不到牧凝身影,诺大牧家,要是真藏在那个角落里,还真如大海捞针。

  就在毫无办法之际,楚河只能强提虚弱身躯,仅凭身体内刚刚产出的一丝武能,强行跃至牧家围墙之上,这一跃不要紧,差点让楚河断了气,差点神情恍惚痛摔下来。

  牧家外墙实在高耸,府中各个庭院都能够尽收眼底,在扫视了一圈后,终是发现牧凝坐在一古树下,低声啜泣。

  楚河见状,再也不顾身上伤势,直奔牧凝跑去。

  一路上,楚河终是感悟到,即便万分伤痛,在其心中,也不及牧凝一滴泪水,去他的身世、秘密、邪能,若是不能保护心爱的人一生,活着又有何意义?终是敞开心扉,把这升华的爱意表达的淋漓尽致。

  古树下,依人泣。

365bet投注  待楚河到达古树前,未等其吐口,牧凝便是一个健步冲上前去,狠狠拥住楚河身躯,像个小猫一样,依偎在楚河怀里,还一边用手敲打楚河胸膛。一边抽泣的骂道:“王八蛋,告诉你珍惜自己,就是不听,马上就要开始猎兽大赛了,你死了我怎么办。”说完,其哭声更盛,泪水更是渗浸楚河衣襟。

  而楚河脸色也逐渐由焦急变得柔和,深深感受着牧凝娇躯上传来的温度,少男少女终是情至深处,紧紧相拥,楚河没有一丝话语,眼神中却包含千言万语,仅有一个动作,却能代表万千动作。就这样,甜蜜的气氛被古木枝叶阴影笼罩着,不知不觉,已是夕阳西下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楚河才不舍得撒开双手,温柔以道:“凝儿,我自是懂你的心,我也答应过家主,要守护你一辈子...。”

  话语落,楚河缓缓低头看着怀中人,眼中满是宠溺。

  牧凝终是停止啜泣,娇声答道:“哼,你个骗子,明明就是喜欢人家,也不说,不是失踪就是把自己搞伤,我才不要跟你一起倒霉呢,哼。”说完又嘟着嘴,用袖口擦了擦脸蛋上残留的泪水。

  楚河则冁然而笑,盯着牧凝的眼睛低声道:“我终是明白,人活一世,要守护的有尊严、底线,更重要的是要守护身边的人,我答应你,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自己。”话语将落,又是悠然而道:“你也要为了我好好疼惜自己,他日,我必娶你!”

  楚河又是一把抱住牧凝,神情坚定的看着牧凝如水般清澈的眸子。

  牧凝被勒的老紧,满脸羞红的“嗯”了一声。而后一脸幸福的依偎在楚河怀中,感受着楚河胸膛前传来的急促心跳。

  就这样,两人终是敞开心扉,相拥半个时辰之久.....。

  可楚河的身体依旧虚弱,依依不舍的将牧凝送回之后,才慢慢回到加斯的炼药房。

  一推开炼药房门,便是看见阿武与金塔在给面目全非的加斯擦药,只见三人满脸惊异的看着自己,看的楚河浑身发毛,自己打量全身,也没看出什么问题。

  楚河疑问道:“你们三个看我干吗?傻了不成。”

  阿武则打趣着回应楚河道:“你这刚才又进行了一场战斗?被何等幻兽而咬?脖子上海留下压印了呢?”说完阿武三人一个个的笑的合不拢嘴。

  听阿武这么一说,楚河才反应过来,临走之迹,牧凝照着自己脖子狠狠的咬了一口,疼的自己龇牙咧嘴,一转身,便给忘了,被其三人发现此事,对楚河这种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来说,还是有些难为情的。

  闻言,平日里机智过人的楚河也不知如何作答,只能吞吞吐吐的虚心答道:“是刚才攀墙撞的,莫要再问了。”接着便是一把捂住了牙印处,快步走出三人视野,噗通躺在塌上,准备再休息一会儿。

  一向闷骚的加斯见状,顿时来了精神,仿佛已感受不到疼痛,眼睛瞪的溜圆,急切问道:“我说兄弟,你是措施了良机啊。早知道给你准备两颗我的丹药了,保证你爽歪歪。”说完便转头看向楚河,猥琐的笑了起来。

  楚河闻言,则闭着眼睛冷声而道:“信不信我再把你打成猪头?”

  加斯见楚河如此反应,便也不再调侃楚河了,轻轻撇了一下,也倒下虚弱身躯,休息了。

  对楚河来说,与牧凝的关系,还是让牧家其他人越晚知道越好,透漏早了对自己或对牧凌峰,都不是什么好事,待日后修为达到一定程度,必是会堵住所有人的嘴。

  翌日,距离猎兽大赛的开启只剩三天了,楚河伤势还未痊愈,只能慢慢自我调息修养。金塔也在做最后的准备,也在争分夺秒的修炼者,将自己所学武技都运用至炉火纯青的地步,不得不说,抛去天赋,单凭努力程度,楚河还真不一定是金塔对手。

  不过,还有最大的一个问题,在猎兽大赛,虽然都是武士级以下的修为,也无人凝结出本源武器,但,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不拿兵器进入山脉,不仅可以提升战力,尤其是面对那种身强体壮的幻兽的时候,生存几率将大大增加。

  楚河与金塔,依旧不知所以,若是去外面购买武器,两人又身无分文,若仅拿普通金属打造的,又不堪一击,去哪里寻得一柄趁手武器也就成了楚河与金塔当下难题。

  好在牧凌峰深明大义,在楚河说明此事之后,牧凌峰还是慷慨的领着两个小辈去了牧家“器房”,顾名思义,也就是牧家存放一些稀有武器的地方,这里已经有三四年无人来过了,门前玄铁所制的锁头也已锈迹斑斑。

  在前往“器房”的路上,从牧凌峰口中得知,与牧胜同流合污的两名年强武者,被牧凌峰除了名,不再允许那两人参加猎兽大赛,也就是说,牧家仅派四名武者参见猎兽大赛,放弃了两个名额,可见牧凌峰对小辈的德育是有多么的看中。